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滚动消息:
联系我们
  • 邮编:116001
  • 联系电话:0411-82589337
  • 传真:0411-82589061
  •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五五路12号良运大酒店5楼
油料
中美关系僵持下的豆粕将如何发展?
发布时间:2019-03-26

 中国商务部周四称,美国贸易代表团将于3月28日和29日访问中国,进行下一轮的贸易谈判。这将是3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推迟提高中国商品关税以来两国高级官员首次进行面对面谈判。另外,中国副总理将于4月初访问美国,进行进一步的谈判。中美两国正在努力通过谈判签订一份贸易协定,结束已经持续数月的贸易争端。


中美贸易谈判的频率虽然不断增加,但双方的进展并未明确对外有任何新的消息,这也使得国内豆粕市场对中美贸易谈判的反映逐渐冷淡,但笔者要告诉大家,中美贸易关系的进展依旧是豆粕现阶段最需要关注的事件,因为美国总统周三警告说,美国可能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以确保北京遵守贸易协议,这增加了谈判的不确定性。若中美贸易关系出现新的可能,或将改变国内豆粕整体的大趋势。借此,中国粮油信息网分析师韩宇就与大家谈谈,中美关系僵持下的豆粕又将如何?我们曾未看见的隐藏危机还有什么。

美豆库存压力惊人

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12月底美国大豆库存达到创纪录的37亿蒲式耳,相当于上年美国大豆产量的80%。即使中国遵守在贸易谈判中做出的采购更多美国大豆的承诺,预计到今年8月31日本年度结束时,美国大豆期末库存仍将高达9亿蒲式耳,远远超过爱荷华州的大豆总产量。爱荷华州是美国最大的大豆产区之一。爱荷华州大豆协会市场称,迄今为止,农户还没有直接感受到贸易战的压力。但是如果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我们仍有数十亿蒲式耳的大豆库存,意味着2019年的情况可能更加糟糕。美国农业部长表示,虽然自去年12月份中国首次自贸易战开始以来进口美国大豆,近来采购美国大豆的时间是在2月份,但是即使中国履行承诺,新订单的数量也只有2017年中国采购量的三分之二。这也意味着,现阶段美豆供应充足而难以消化,虽然去年美国政府承诺向农户提供120亿美元援助金,用来弥补农户在贸易战中蒙受的损失。另外,也有一些大豆出口到了其他国家。然而美豆供应依旧充足,这也意味着中美贸易关系无论是否会有实际改善,全球大豆供应充足的事实已经难改,这也拖累国内豆类产品期货上涨空间受限,进而现货价格难有看涨动力。

另外,3月20日,巴西植物油行业协会发布的3月份供需报告显示,2019年巴西大豆产量预计为1.169亿吨,相比之下,2018年为1.23081亿吨。虽然产量减缓,但2019年巴西大豆期末库存预计为29.5万吨,高于上年的27.96万吨。并且,2019年巴西大豆出口量预计达到7010万吨,相比之下,2018年的出口量为8360.5万吨。由于巴西大豆库存回升而出口不振,直接影响巴西大豆升贴水下降。这也意味着在无法进口美豆的当下,国内进口巴西大豆的成本下降,沿海油厂在可操作空间增加的同时,可以下调豆粕现货价格的幅度将明显。总之,由于全球进口大豆供应宽松,使得全球大豆价格难有看涨动力,进而拖累国内豆类期货上涨空间受限。并且随着进口大豆成本在回落的同时,国内豆类产品上涨的空间不足,在国内猪瘟的影响下,豆粕现货看涨信心仍然渺茫。

国内豆粕市场仍存危险

如上图所示,现阶段国内豆粕库存处于低位。截至3月第二周全国豆粕库存约为63万吨,较2018与2017年同期分别减少约8万吨和11万吨,随着国内豆粕库存持续下行,本来油厂应该对豆粕挺价意愿较高,但众所周知,现阶段沿海豆粕现货成交价格基本2510元/吨,却较去年同期3100元/吨的价格低廉很多,这又是何原因?很多读者可能会回答是因为国内猪瘟疫情影响。没错,但根本原因是油厂对豆粕后市看涨信心不足。而究其原因在以下两点。

第一点,后市进口大豆供应充足。由于春节前国内猪瘟影响及当时巴西大豆贴水较高,使得沿海油厂整体进口大豆船期减少,但由于国内豆粕与菜粕价差缩小,且终端市场前期备货积极性偏低,进而近期市场整体对豆粕需求明显回升,加之上文笔者所说巴西贴水下调,油厂在成本可控的情况下,也开始积极采购巴西大豆。

另外,水产养殖备货进入尾声。随着国内气温逐渐回升,使得3月中下旬国内水产养殖业进入备货期,但笔者之前也说过,国内水产养殖业对豆粕需求量难以与生猪养殖业可比,进而随着水产养殖业备货进入尾声后,如下图所示,国内豆粕成交逐渐减缓,终端市场也都以执行合同为主,豆粕需求将明显改善。

综上所述,随着国内猪瘟疫情持续,国内豆粕市场需求难有明显改善的情况下,豆粕现货看涨动力依旧不足。当然,由于近期美国总统言辞“激昂”,加之沿海地区进口大豆供应偏紧,使得当地豆粕现货价格下调空间受限,但随着沿海其他地区豆粕库存回升及进口大豆供应回暖后,当地豆粕现货价格或有回调趋势。